外交部:台湾岛内若有人想借疫情搞政治操弄 须自重


晚上12点半左右,我们终于等来了可以前往隔离点的通知。

△ 当地时间3月23日晚上9点,韩国首尔仁川国际机场,机场工作人员为我们送来行李箱的同时还带来了晚餐——韩式汉堡和可乐。

原来,尽管所有欧洲入境人员都需要接受新冠肺炎检测,但无症状者会先送往隔离点再检查,而有发烧、咳嗽等症状者会先在机场就地接受检查,之后再集中送往隔离点,我属于后者。

第一站是检疫部门,等待检疫的队伍长得看不到尽头,不断有更多旅客过来排队。

△ 当地时间3月23日,韩国首尔仁川国际机场“强化限制区”内的欧洲入境者。

她向我们梳理了自己从值机出发到落地首尔仁川机场、在机场进行新冠肺炎检测与分流,以及回至家中自我隔离的经历。

根据美国权威杂志《政治》的报道,自疫情蔓延以来,特朗普政府、州政府官员、甚至医院的医护和工作人员都在争先抢购必要的口罩、手套以及其他安全防护设备。然而,院方和医生认为,防护用品的采购为时已晚。

△ 当地时间3月23日晚,韩国首尔仁川国际机场,因为等候时间过长,机场工作人员前来解释原因:受3月22日刚施行的对所有欧洲入境者进行检查的政策影响,一天之间约有一千人被暂时隔离等待12小时后的检测结果。23日当天,安全起见,房间消毒后还需静置4小时才能入住,因此耽误了我们的转运隔离。

《政治》杂志称,根据先前未曾公开过的白宫运行指南,政府应该在至少两个月之前开始采购防护设备及用品。该手册指出,关于“医护人员们是否拥有足够的防护设备”应当是政府官员们在面临流行病时首要解决的问题。

航班起飞时间是在当地时间3月22日傍晚, 当天下午,我提前出发,从巴黎北站坐RER线去戴高乐机场。站内工作有条不紊,在我等待的10分钟时间里,有持枪宪兵在北站巡逻。疫情之下的巴黎看似“空城”,但公共服务还在运转,为这个城市的平稳运行提供保障。